助孕费用

二级分类:

业内揭秘黑市代孕产业:人工授精12万至20万

  尽人事,听天命

  面对如此生育危机,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把试管婴儿作为生育救命稻草。

  很多不了解辅助生殖技术的人,在听到“试管婴儿”这个名称时,自然会结合科幻电影中的画面,展开自己的想象:巨大的玻璃试管里,大脑袋、黑眼珠、皮肤透明的代孕婴儿悬浮在液体中。这样的想象距离真实的试管婴儿技术有点远,目前运用最多的辅助生殖技术试管婴儿,在现实中要“朴素”得多。

  孙晓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这家机构,每天不孕不育的门诊量就在300多人次,而选择做试管婴儿的患者也以每年20%到30%的速度递增。

  通俗地讲,我国试管婴儿技术已经经过“三代”,每代都是针对不同的适应症的患者。

  根据孙晓溪介绍,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是最早应用的,主要是针对女方因素不孕的夫妇,就是把精子和卵子取出来以后是在体外受精自然地结合,叫常规受精的试管婴儿。

  “第二代技术则是针对于丈夫严重少、弱精或者是无精症,需要睾丸活检才能取到精子的夫妇。因为这种情况下精子数量太少、质量太差,不能自主完成受精的过程,我们需要在显微操作系统下用一个超细的针将精子直接注射到卵细胞浆内来完成受精。我们叫这种方法为卵细胞浆内单精子注射受精。”孙晓溪说,“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主要是可以进行胚胎着床前遗传学诊断(PGD),适用于一些遗传病,染色体有异常的夫妻。像血友病,地中海贫血等都可以选择这个技术。”

  孙晓溪告诉记者,目前试管婴儿的费用平均在3万元左右。“来我们这里做第一代技术的在60%左右,第二代技术占40%。当然,60%里面还包括男女双方均有问题的。”

  遗传的疾病有成千上万种,第三代试管婴儿并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孙晓表示,PGD技术针对的只是某一些遗传疾病。“虽然现在这个技术已经相对成熟,但临床上我们还是会严格把关,对患者进行安全性和伦理等方面的评估。毕竟新技术是把双刃剑,从胚胎中取出1-2个细胞,本身对胚胎也是一种伤害。另外,在治疗过程中,还会用到促排卵的药物,可能产生卵巢过度刺激或多胎妊娠等副作用。”

  对于盲目想靠试管婴儿速成 “造人”的白领,孙晓溪武汉代孕提醒说,并非所有的不孕不育人群都适合接受试管婴儿治疗。据统计约10%的育龄期妇女患有不孕症,至于什么病情需要进行辅助生殖治疗,需要专职不孕武汉代孕医生对患者情况做综合判断后才能决定。此外,随着代孕女性年龄的增长,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会逐渐降低。目前,尽管试管婴儿能解决一部分人的“得子”愿望,但其成功率仅在40%左右。

  试管婴儿虽为不孕者带来福音,但它仅是一种助孕手段,而且是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采取的手段。

  “助孕技术不能取代‘自然生殖’,应该是有指征的,能帮助生育困难人群中的适应者生育。”这是国家级名老中医俞瑾一直强调的观点。

  在俞瑾看来,人体是一个复杂多变的大网络,在“生命网络调控”思想指导下,俞瑾对多囊卵巢综合征、子宫内膜异位症、卵巢储备功能低下、疑难复杂性不孕症等多种疾病的诊疗方案进行了改进和验证,疗效明显提高。

  俞瑾表示,现代女性对于自身的保健知识还远远不够。对于那些想要代怀孕的女性,俞瑾武汉代孕建议,最重要的是调整好心态,其次还要回归到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要经常锻炼身体,比如:快走、游泳等都是不错的运动。”

  其实,孕育是个复杂的生理过程,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健康合格的“精子”和“卵子”,在“通道”(输卵管及其蠕动功能)顺利相遇,以及能供受精卵正常着床生长发育的“土壤”(子宫及其网络环境),这几个条件缺一不可,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不能正常自然代怀孕。

  “通过全身心的调理,解决了‘种子’和‘土壤’质量问题,自然也就能提高受孕几率和试管婴儿手术成功率,同时减少流产、宫外孕、畸胎等风险,实现优生目的。”俞瑾说。

  揭秘求子黑市

  非法的代孕、买卖卵子、精子已然形成成熟的地下市场。

  首席记者|杨 江

  近年来,代孕、非法买卖卵子与精子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这其中既有操作成功的,也不乏打着“重金相酬”的旗号实施诈骗的,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市场?值得注意的是,据《新民周刊》调查,交易双方为了保险起见,签署合同时有些还聘请专业律师进行指导,而律师的介入更使得这些灰色交易行走法律边缘更为游刃有余。在上海、深圳等地均设有事务所的某陈姓律师就熟稔此道,他曾牵线并指导了多宗代孕交易,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这名律师详解了这个地下黑市繁荣的背后,他认为“生育能力下降只是其中一个因素”。

  代孕“国际化”

  陈律师在其律所内对《新民周刊》直言不讳:“国际代孕市场已经相当成熟,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我的一个朋友找到代孕中介,中介拿给他一个相册,上面是各国提供代孕服务的女孩子的资料,除了照片外,还罗列着这些女孩子的详细资料,比如国籍、血统、学历、年纪等等。如果你想生一个混血儿,可以从中介提供的资料中挑选一个女孩子,购买她的卵子,通过医疗机构人工授精,再植入代孕母体,如果你愿意花钱,甚至可以与代孕的女子上床,通过自然受孕的方式进行。只不过,由于一些年纪较大的男客户精子活力下降,无法让代孕女子自然受孕,一般只好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

  他告诉记者,如果你愿意提供代孕服务,可以找到专业中介,或者通过网站注册,中介会对你的资料进行审核,之后挂牌,明码标价,购买卵子多少钱,借用肚子多少钱,孩子养下来抱走多少钱,养到一岁多少钱,一直抚养又是多少钱。“以美国女孩为例,购买其卵子并让其代孕直至生产大概需要150万元人民币。”

  在中国国内,根据陈律师的掌握,各个大城市都有这样的地下市场,当然相比而言南方一些城市市场更为发达,“只是你没有介入或者了解到这个行业而已,其实没有那么陌生与神秘。金钱交易无所不能”。

  以人工授精为例,现在的黑市价格大约在12万元至20万元,在中介的帮助下,手术可以选择在香港或大陆进行,唯一的区别是香港的医疗机构根据当地的法律规定,不允许做性别筛选,受精卵不管男女,客户都必须接受。

  陈律师透露,他所了解到的广州与深圳的某两家做试管婴儿的医院就可以性别筛选,一般为了保证授精的成功率,这些医院会将两个胚胎植入母体,生出来就是双胞胎。“武汉代孕医生会问你要男孩还是女孩,国内购买这项服务的一般多是想要个男孩传宗接代的富人。”

  当然要享受到这些服务,都是要付费的,“把钱交给中介,其余的事情,中介会来解决。”陈律师说,这些医疗机构并不会去甄别男女双方的法定关系。以在香港做人工授精为例,客户不需要提供计划生育证明,只需要提供港澳通行证复印件,而如果在大陆,按照规定,需要提供身份证、结婚证、计划生育证明,并签署一系列承诺书,但医疗机构为了经济利益却无视这些规章制度。

业内揭秘黑市代孕产业:人工授精12万至20万

  “若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头要与一个与他没有婚姻关系的20多岁的女孩做人工授精服务,并借用这个女孩子的肚子生一个儿子,怎么办?”

  “告诉你,很简单,中介专门提供这项服务,几十元就可以帮你做一套假的香港身份证明,为何要做假的香港证件呢,因为香港没有计划生育限制,而后在中介的安排下,男女双方到大陆的医疗机构,经济利益驱使下,这些医院只保留所谓的香港身份证件的复印件,并不去核实,对医院而言,程序上完成备案即可。”

  “因为每家医院的医疗条件,需要打点的环节不同,收费各有不同,依照我的了解,最低也要12万元。”

  具体到代孕行为,则包含几种情况:一,夫妻双方精子、卵子均正常,但妻子由于输卵管堵塞等原因无法自然怀孕,可以用夫妻二人的精子与卵子人工授精,植入代孕代孕母亲体内,孩子从血缘上还是夫妻双方的孩子;二,丈夫精子正常,妻子卵子无法受孕,购买一个卵子培育出来放到妻子子宫里或者放进代孕代孕母亲的肚子。

  “代孕有多种形式,有一些人干脆瞒着妻子,找个女的代孕。”陈律师补充。

  “提供卵子的不一定提供肚子,提供肚子的不一定提供卵子。”

  谁是买家?

  谈及代孕何以形成如此庞大的产业,陈律师认为原因有很多,一,环境污染等因素导致不孕不育率尤其是年轻人不孕不育率的提高;二,富人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但老婆年纪大了无法生育;三是失独家庭,失独父母年岁大了,走正常途径无法代怀孕,只好求助代孕。

  失独家庭购买代孕服务的趋势正在上升,这是一个十分令人同情的群体。陈律师谈起2004年的一起车祸唏嘘不已,在这起事故中,四个独生子女失去了生命,其中三个都不超过25岁,给他们各自的家庭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受害家庭中有一个就是陈律师的好友,“夫妻二人整日以泪洗面,沉浸在痛苦中,生活的信心都没有了。后来他们决定再要一个孩子,但夫妻俩都已近60岁,怎么办?”

  这个朋友找到了陈律师,期望后者帮助其寻找代孕,在陈律师的指导下,这个朋友后来找了一个来自安徽农村的女孩代孕。当时的代孕市场远没有今日这般发达,价钱也比较便宜,6万元就谈妥了,由于朋友的妻子已经绝经,只能同时购买女孩子的卵子、“租用”她的子宫,“老婆表示理解,只是要求孩子生下来付费后立即抱走,不得给代孕母亲养,以免生出事端。”

  谈妥后,夫妻俩为代孕女孩租了一套房子,调养身子,最后生下一名男婴,双方合作愉快,夫妻俩多给了女孩子10万元,之所以多给与生男生女没有关联,因为陈律师的这个朋友只想要一个孩子,无所谓男女,这与一心追求男胎的富翁需求不同。

  代孕常引发夺子大战,陈律师就曾遇到这样一起案例,一名26岁的苏州女子在南京为一个老板通过自然受孕的方式代孕,产下一名男婴抚养三个月后被老板抱走,然而回到苏州后,因为想念孩子,她萌念打官司要探视权。

业内揭秘黑市代孕产业:人工授精12万至20万

  根据陈律师的武汉代孕建议,她向男方提出了两个要求:一,允许其探望,二,再给一些经济补偿。男方为了避免麻烦满口答应,在苏州给这个代孕代孕母亲买了一套房作为补偿,双方就此了结。“虽然男方同意她一个月探视一次,但这个代孕母亲还是很痛苦,毕竟孩子是她的亲骨肉。”

  陈律师介绍,代孕母体找到后,在哪里生也是一个问题,如果在美国生,仅跨境生子这一项服务中介收费就要20多万元。根据他的经验,代孕或者跨境生子的中介很容易找到,“网络上有他们的信息,但更多更为可靠的还是口碑相传,这个市场有一个非常成熟的圈子。”

  “跨国代孕有一个专门的系统,这个中介往往是往来香港与美国的香港人,电话取得联系后,他会飞来你的城市与你面谈。”陈律师有些得意,“呵呵,你没有想到吧,市场如此成熟。我见过几个中介,而我最初是为了帮一个朋友找代孕服务才误入这一行。”

  500万元生个儿子

  陈律师的这个朋友是上海某民营企业的老板(化名“老张”),今年60多岁,膝下两女,但两个女儿都是丁克族,为此老张守着过亿家产很是苦闷,整天想着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两年前的一天晚上,老张向陈律师提出可否帮他物色一个女的代孕,并点名要求女子来自四川或东北。

  陈律师通过自己的圈子终于物色到了一个30岁的四川女子,拨通电话,暂居北京的这名女子当场答应可以提供代孕服务。在中间人的安排下,男女双方在北京会面,一拍即合,女子虽然离过婚且有一个女儿,但老张对她的姿色以及学历背景还是颇为满意。

  两个人回到上海后设宴酬谢陈律师等中间人,并要求陈律师做担保人,指导双方签署合同,约定,如果生下来是儿子,女方负责抚养,但男方必须给女方在上海买一套房子,无论大小,在深圳再买一套大房子,因为男方妻子在上海,蒙在鼓里,上海不能长住。

  在陈律师的提议下,老张还答应给女方再买一个商铺并在银行账户存100万元保证金。熟料,这些苛刻的要求,老张一口答应,自己喊出口号:生个儿子500万元!

  私下里,老张跟陈律师表示,儿子生出来,财产都可以给他继承,但必须要做DNA鉴定。而女方则表示提供代孕甚至像二奶一样被包养起来也无所谓,这名女子表示,她本身就想再生一个孩子,至于父亲是谁,她无所谓,如果嫁人,搞不好对方还养不起孩子,现在帮老板代孕、抚养孩子,既满足了自己生孩子的需要,又衣食无忧,何乐不为,“想通了!”

  谈妥条件后,两个人开始同居,但半年后女方仍无法代怀孕,检查后发现是男方岁数过大,精子活力不够,于是老张再次找到陈律师,期望引荐中介人工授精。

  陈律师就这样通过关系找到了中介,中介在美国,一周后回国直飞上海,与陈律师、老张面聊,报价20万元。因为与老张是朋友,陈律师决定帮他再找一个便宜的中介,于是通过关系找到广州某医院,对方坦言,内部价3万元,且可以筛选性别,并提议,如果陈律师想赚钱,可以对外报价10万元。

  陈律师碍于情面没有直接报价,而老张最终又通过另一个渠道找到了深圳某医院,并在那里做了人工授精手术。“他跟我抱怨最后还是花了20万元,杂七杂八收了不少费用。”

  如今老张找的代孕母亲已经代怀孕快三个月,老张又开始谋划找中介解决孩子出生问题,他心仪美国,中介开价20多万元,他觉得换一个美国绿卡,值!但跟中介接触后,他突然有些后悔,因为看到中介拿出来的各国代孕女子的画册,这才发现原来还有更漂亮的外国代孕女子。

  “想生个混血儿都可以!”

  捐精黑市

  不过,老张属于富人阶层,他500万元生个儿子的经历不足为代表,陈律师介绍,“大众化”的代孕收费,一般在30万元至50万元,如果是简单的代孕10多万元就可以解决,如果是请农村学历不高的女性代孕,甚至用不了10万元。他告诉本刊记者,中介都是通过网上召集、口口相传等方式寻找代孕代孕女性,应征者不乏“小姐”,但购买代孕服务的男方并不知情。

业内揭秘黑市代孕产业:人工授精12万至20万

  除了代孕,中国国内目前还逐渐发展出所谓的“自助捐精”地下黑市,其实就是非法买卖精子。本刊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受观念等因素制约,正规精子库的捐精者并不踊跃,捐精者以大学生为主,因而导致各地精子库普遍告急。同时,如果通过正规的精子库取得精子施行辅助生殖手术,需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且手续过程繁琐,价格也高。因此,一些有需求的夫妻开始走地下精子买卖的途径。

  记者在网上发现200多个“自助捐精”群,且多以地区划分,提供精子的男性会公布自己的血型、身高、学历等背景资料。“自助捐精”的收费较低,“营养费”不过区区数千元,一些女性出于社会舆论压力,还会要求提供精子的男方血型与丈夫相同,甚至要求长相与丈夫近似。

  陈律师介绍,“自助捐精”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同居自然受孕,一种是在女方排卵期开个房间,男方通过自慰取精,女方则用注射器将精液推进自己体内。“但这样做存在巨大的风险,一些提供精子的男人真实目的其实是想占女方便宜,即便通过注射器方式受孕也容易染病,交易前,尽管会对男方进行体检,但这并不可靠。”

  美国也同样存在地下精子买卖以及通过自然方式“捐精”的情况,但以陈律师的观察,中国与美国国情不同,中国主流还是找人代孕,“自助捐精”只是小众,“中国男人的观念没那么开放,一般还是不太容易接受老婆找别人的精子怀孕”。

  他武汉代孕提醒求子的代孕女性不要冒险,因为不可控因素很多,除了染病,还会发生性侵以及敲诈勒索。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代孕妈妈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神州中泰助孕